女性生存哲学探讨

 论文栏目:生存哲学论文     更新时间:2019/1/28 11:27:42   

摘要:方方是“汉味”小说中最为知名的代表作家?!冻雒叛八馈肥瞧涠晕浜旱撞闩陨胬Ь车纳羁趟伎?,其中显示的武汉市井女性的生存哲学意识、尚义轻利哲学品格、爱的哲学思想以及女性对自己的认识与找寻,尤为作品增添了厚重的哲学意蕴。

关键词:武汉;市井;女性;生存哲学

方方是一位具有强烈生命意识的作家,她在从事写作的初期就将关注的重心放在普通人的生存与境况上,由此也注定了她的底层写作姿态?!冻雒叛八馈沸吹氖且桓鑫浜旱撞慵彝ジ九魏呵缫蛟诩彝ブ斜妒芄?、小姑刁难,又得不到丈夫和儿子的理解,骤然觉得无法承受生活的累与烦而“出门寻死”,最后被丈夫寻回的故事。从故事细节看何汉晴是一个积极、乐观、坚韧的市井底层女性,小说从她两天的寻死过程中发生的故事透视了武汉市井女性典型的生存哲学思考与践行。

一、活着的市井生存哲学

生存哲学是人类一个永恒的话题,生与死也是人类生存哲学中永恒的对立。翻开西方哲学史,在早期古希腊哲学家那里生活与哲学原本就融为一体。著名的哲学派别诸如苏格拉底学派和斯多葛派都认为哲学就是生活,或者是一种生存方式或生活态度。雅斯贝尔斯的《哲学》一书中明确表示,该书是对人的生存方式的探讨。从这个意义而言,哲学其实可视为人们对周围世界和自己生活的本质与秘密进行的无穷追问,但其目的在于追求过程而不是结果,正是这个“过程”从根本上成为生活的意义。因此生存哲学完全在于生活本身而并非其他。在中国自老子和孔子才算是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几千年前的哲学家们思考人生和寻求生活智慧体验,是在一种十分严峻的生存环境中进行的。按照新儒家的观点,中国哲学的根本向度和终极关怀指向对生命的理解和追求,这就是所谓的“生命之道”,由此可见长久以来中国的哲学也即人生。尼采在他的生存哲学中提出:生命是应该被热爱的。武汉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历史上是从蛮荒沼泽之地开辟出来,几千年的楚文化中对生命寄寓了崇高的敬意与热爱。因而武汉人的生存哲学是典型的“活着”的市井哲学,历来在武汉人的生存哲学中,“活着”是最高也是最低要求。从古代的披荆斩棘到近现代的战争频仍,武汉人始终没有放弃生存下去的斗志与坚持?!冻雒叛八馈分械暮魏呵缡俏浜捍蠖嗍撞慵彝ジ九拇?,她们是这个社会中少为人关注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的很大一部分。何汉晴们在实际生活中完全将自己细细碾碎了,这里一丝那里一毫地分摊开来。时间长了,突然会发现怎么都找不到自己了。在对生存哲学的认识上,何汉晴们没有太多的理性思考。但是她们有最基本的判断,生命失去了价值,这种虚无感让何汉晴们失去了生活的目标,生活状态中的无奈和绝望,逼得何汉晴们有了死的想法。小说中家庭经济的拮据、亲人关系的冷漠加上丈夫粗暴的压制,使何汉晴积郁已久的烦愁无处宣泄,她被困在这个冷冰冰的家里,找不到一点温暖,便只有逃离。死亡不是解脱,这个认识她一直都非常清楚,所以她的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牵挂。然而从出门开始,何汉晴追求的并不是真正的生命消逝,更多的是失去自我的存在感迫使她走出家门。她与其说在寻死,不如说在找寻一个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为自己和所有如她一样烦和累的武汉市井女人们寻找一个活着的依持。在何汉晴出门寻死过程中碰到的人和事,一点点擦亮了她生命的意义,一点点将生存的价值从泥沙中淘洗出来。她没有找到死的理由,却真的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支撑。救起文三花后的事实使何汉晴领悟到,生命没有那么多的光鲜,表象和内里有很多不吻合,如果揭开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因此她犹豫不决终于在初恋的地方等来了深爱她、焦急不已的丈夫。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在何汉晴找回了生理生命的同时,也找回了精神上的生命:也许活的很累,可她是家庭和很多街坊的依靠。对于家人、邻里、雇主,哪怕是一个弱小的陌生女孩来说,她都很重要。经过这一寻死的过程,一个哀怨、被生活压得烦愁不堪的何汉晴死了,一个平静、贤惠的何汉晴活了。拨开生活的层层阴霾,她活在自己的位子上,坦然俯视这个世界,就是一种真实而厚重的存在。随着生存困境在内心的消解,情感的困境也随之化解。丈夫的紧张追寻,将何汉晴从汉江的水里拉上来时的那份在意,让她找到了自己在丈夫心里的位置,体会到了一份平淡甚或冷漠之下的暖暖爱意。虽然一切都没有一个新的开始,如同一个顿挫,但生活总是要勉力向前。方方为何汉晴设计的这种“安之若命”和“知足常乐”的生存信条,是她对既有生活尊重的精神支柱,也是武汉女性对生存本身的一种认真,更是对武汉独特地域文化中生存哲学的认知与践行。

二、尚义轻利的哲学品格

中国整个传统社会文化体系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不仅文化体系以儒家思想为导向,而且据此确立了中国人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并据此构建了影响力强大的道德理想和人格取向。作为一种民族文化,儒家文化同样浸润着几乎产生之后所有时代的社会意识形态,使得中国历代的社会意识形态中独善其身、尚义轻利等观念形成一股脉流,隐忍、善良、无私等道德品质和理想人格成为历代人们不息的追求。武汉历史文化悠久,武汉市民文化秉承着儒学中尚义轻利的人生哲学,形成了鲜明的义利观。尚义轻利的处世哲学也深深浸透了武汉市井女性的精神和生活。就中国地域而言,无论是赞美南方女性的温柔多情,还是轻斥北方的大男子主义,这些评判中都无疑忽略了女性的应有家庭和社会地位,唯独中部地区尤其是荆楚地域文化中,崇尚男女平等。这也是女性们表现出来的理想人格受人尊重的结果。在《出门寻死》中因为尚义,何汉晴在寻死的路上做了很多本不该她做的事。替朱婆婆掏耳朵,替寻死的文三花照看孩子,火车站救下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晴川桥上救下跳桥的文三花。这些事情一点点地展示了何汉晴作为一个市民的社会价值和意义,也诠释了何汉晴身上武汉市民重义轻利的文化品格。在她的意识里,这一切都是她该做的,没有考虑名利,更没有考虑回偿。出门替文三花照顾孩子时,她一心想帮文三花挽回一个完整的家,甚至自己还有些庆幸能有一个健康、顾家的丈夫;火车站里她挺身而出喝退流氓后,用自己所余不多的钱请小姑娘吃早餐。丈夫的下岗、生活的拮据、家务的繁重都没有磨灭她身上的正气和善良。她自己也觉得对他人,还是有用的,因此又产生了生存下去的念头。的确小说是通过何汉晴这个人物展示了在武汉城市里像她一样的诸多底层市民的生活艰辛的境况,然而作家又何尝不正是通过这种重义轻利的哲学言行,擦亮那些在底层挣扎的小市民身上的坚韧与顽强。

三、爱的哲学思想

世界著名诗人泰戈尔崇尚爱的哲学,用一颗清纯的心来爱人、爱自然、爱自己。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冰心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就开始提倡爱的哲学,将自然、爱视为创作的生命。受西方文学影响,我国现当代文学中总有一支崇尚爱、颂扬爱的创作队伍。方方虽然没有明确打出爱的哲学大旗,但其创作中对女性命运的关注和对市井小民的怜惜之情,也为爱的哲学增色不少?!冻雒叛八馈分械暮魏呵绾纬⒉皇且桓黾园?、爱人与爱生活为一体的典型形象,在爱的哲学中高扬小人物的生命本体价值,唱出了低婉的旋律。因为自爱,所以何汉晴宁愿委屈了自己,下岗后自谋生路,靠打零工挣钱养家,不伸手向老人要钱;也因为自爱,在上大学的紧要关头失去了明明属于她的机会,但她没有自甘堕落也没有用不当手段去争取,而是从容地接受了平庸的生活;也因为自爱,她才会关心街坊每一个人,同情弱者并尽己所能地帮助他们,宁愿将自己微薄的光亮奉献出来,给别人哪怕是一丝温暖。因为爱他人,何汉晴的宿命感中全部是牺牲自己服务他人。她的生活一度陷入物质困顿、精神苦闷中。她自己也许都没有意识到,爱他人的精神早已成为她的生活支撑。为家庭她想尽办法去维持全家人都相对满意的生活状态,买早餐宁愿苛扣自己,为满足儿子的学习要求不惜卖血。为邻里她热情尽心,因帮持邻居文三花,她丢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为社会她在火车站为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倾尽所有,因此何汉晴的爱他人是一种施爱,无私的大爱。细碎的撕裂开来,生活的确充满了蚂蚁般的烦恼,但何汉晴依然情愿为了别人的快乐而辛苦自己,为了他人的舒适而牺牲自己。因为热爱生活,为了支持丈夫的爱好,她一个人打几份工养家,还想方设法将家里的一切打理的顺顺当当,用极少的钱将家里的生活安置得妥妥帖帖。她为生活可谓精心盘营,劳力劳心。这又何尝不是武汉大多数市井女性的真实写照,究其缘由唯有一个字:爱。她们无私将爱施与他人,将爱洒满人间,这些尽其所能的付出真实地阐释了爱的哲学内涵。

四、认识与寻找自己的哲学思考

“认识你自己”是人类哲学的永恒话题之一。何汉晴的故事是武汉社会底层妇女的故事,她最终的回归结局更引起人们深刻的哲学反思。诸如妇女们的生活困境和精神苦闷得不到人们的理解,她们的付出得不到人们的尊重。也许正如精英阶层中的女性各有各的精彩,底层市井女性也各有各的悲苦,但底层女性共同的苦处无疑是被社会和家庭遮蔽于无形的悲哀。因此在她们的生存环境中,当她们意识到自己迷失了之后,便开始了找寻。认识自己、找寻自己是哲学上对人的终极期待,也是对人生与个体价值的深刻哲学思考?!冻雒叛八馈分械暮魏呵缍宰约杭壑档娜鲜队胝已笆谴有」玫谋墒佑氤胺砜嫉?。她辛辛苦苦在丈夫刘建桥家操持了十几年,伺候公婆、小姑与丈夫,但得到总是训斥和指责,而她自己连“解手”的权利都屡次被剥夺,帮助邻居换来小姑的冷嘲热讽,哪怕是替自己遭遇不公平的公婆出口气骂骂人,也被公婆视为没有教养。作为人的尊严和媳妇的形象全部遭到毁灭。多次的忍让换取的不是同情,也不是包容,而是变本加厉的围攻与践踏。争吵撕开了笼罩在家庭虚假的面纱,也坦露了每个角色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价值。何汉晴终于决定通过寻死这种方式来找寻自己、认识自己。在寻死前,何汉晴对自己的认识其实也还比较清楚。她从自己与婆婆的对比中,知道自己学识浅薄便自视为市井“粗人”,也不为因便秘失去上大学的机会以致命运改变而自弃或反驳。她知道自己只是想从丈夫那里得到温情和理解,并没有真的打算放弃家庭;她明白自己在家里必须上奉养老人,下抚养孩子,没有资格去死;她更清楚丈夫下岗后赋闲在家的苦闷,因此她想方设法为他找事做;她清楚自己是在为家做大量的牺牲,在寻死的过程中她仍然很清晰地想到,没有了她家里所有的事情都会一团糟。她更清楚,虽然公婆、小姑都对她恶言恶语,可只有她才是家里真正的精神和生活支柱。细读这篇小说,会发现类似何汉晴们的武汉市井女人总在乱麻般的生活中寻找自己,她们对家人、对邻里、对社会而言的存在价值,远远超出了她们世界里的自己。小说充分肯定与赞扬了市井女性们这种匍匐找寻姿态中呈现出来的精神高贵。这也表现了作者对武汉市井女性个体价值认识与寻找的深刻哲学思考。

五、结语

在人类思想和发展历史中,困境始终是存在的,不论对个体还是人类整体而言?;钭庞胝已白晕乙彩欠椒蕉宰髌分兴窖暗娜粘I罾Ь车闹饕鸢福荷罹褪钦飧鲅拥?,活着本身就是它的意义。方方在《出门寻死》中的确关注了女性的情感、命运与精神困境。很多研究者认为,何汉晴最终回到家庭是一个悲哀,认为她遭遇了多重困境却没有反抗,没有争取到应该得到的尊重,只能重新捡拾生活中的芝麻,重新过“烦”和“累”的日子。殊不知事物总是矛盾的。如果换一个角度,假若何汉晴真的死了,她又能得到什么?哲学中崇尚生存、尊重生命是人的最高价值。若是死亡带给她家人的是对丈夫毁灭性的打击,公婆无人照顾而倍受病痛折磨,加上一家人终身的良心自责与追悔,那比起她平安回家而言,孰重孰轻,不言而喻。在这个结局中,何汉晴拯救的当然不仅仅是自己,她拯救了她的家庭和身边所有需要她的人。她有千百个活着的理由,唯独没有一个死的借口。其情感、命运和精神经过寻死历程之后在哲学上反而具有了更广阔的思考空间,更加引人深思生存的价值与人的自我认识的意义。方方在关注女性命运或生存困境的同时,依然希望用一种温暖的目光去审视,希望用一种恰当的方式来解读和发掘女性生存的哲学意义。这在她的《万箭穿心》、《水在时间之下》等小说中还有明显的呈现,其中塑造的李宝莉、杨水娣等市井女性形象,也表达了相同的生存哲学观:无论生活如何不堪,女人们能做的,依然是坚强地活着!

参考文献

[1]苏也.方方池莉小说与武汉生活哲学[J].文学教育.2010,2,P68-70.

[2]方方.春天来到昙华林[M].作家出版社.2007,7,(1),P51-116.

[3]王宁宁.方方小说中的存在主义倾向[J].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3,1,P14-20.

[4]袁寒英.他者世界生存的尴尬[J].名作欣赏.2009,2.

[5]王世诚.从<风景>到<出门寻死>[J].方方的自我颠覆.扬子江评论.2007,2,P32-35.

[6]陈宁.方方小说创作中的女性形象[J].文艺评论.2004,4,P56-60.

[7]李群.从绝望的出逃到无望的回归[J].作家杂志.2008,5,P29-30.

作者:李婷 单位:武汉商学院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生存哲学论文
@2008-2012 北京pk10开奖软件直播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843| 681| 359| 956| 864| 829| 143| 309| 895| 218|